Lar方块

今天也 俩雷卡脑洞

没有西皮向也没有糖()请慎入

1.下国际象棋
卡特别稳特别步步为营
雷很有魄力和决断,思路出其不意
这样的两人胜率谁更高呢?

2.讨论他们一起读的同一本书
对里面同一件剧情或者思想
情况一,雷狮会先谈到自己的理解,然后主动问卡的意见。雷这么询问的时候往往是他认为卡的答案会和自己有所不同,事实也经常是这样。不过很偶尔的时候,卡会出乎意料地完全赞同雷的观点,雷微微一愣,随即想了想反应过来“啊,是。卡米尔的话会这么想呢。”
情况二,卡难得主动地问雷,这个地方大哥怎么看呢。雷想了想,说出自己的看法,卡点点头。雷问,嗯,你不说什么是不太同意吗。卡说,不是的,我是没想明白,请等我思考一下再回答

今天天色不如常。
不是习惯了的骄阳南国小岛一派碧眼的蓝天和海洋。乌云晃乎着地弥漫天际……而远方不再一望无际,竟是数艘军舰渐渐驶来,形象开始变大。慢慢出现在视野里的数目已有一个舰队的程度,带着血腥的杀气——势要把岛上所有残存的人员彻底歼灭。
白色衬衣的少年站在港口,栗色的领带和刘海一道被风吹起。睁开眼,血红的双瞳:
“真是无聊。”

发了一堆黑历史

最近估计都跑去刷凹凸了(你

一些七海


“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的话。”

我呢喃着向前走着。左手臂刚刚被突然飞来的刀片割裂,还温热着的、疯狂的拉扯感。被撞倒墙上好几次,其中一次还被铅球砸重,似乎肋骨有断裂的疼痛。

“还有什么……能让我不要放弃的理由的话。”

我平日的步子谈不上轻快,但也是蛮灵活的。只有这次,走一步才意识到何为煎熬。后方传来机关的声音,不快点走就糟了。没有时间包扎,我只能束住袖子,用右手勉强阻止伤口裂开。


那扇门开启的时候就是地狱了。那一刻我便迅速深知这一点,如同深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恶劣地作崇一样。可我咬牙。我要喊声音来。如果声音小了,这话应该是传不出去、他们也听不见的。所以、我大声说:

“那种理由真是太多了!”


你们还好吗?我的努力,可以给大家带来“希望”……吗?

就在前面了。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大概是某种状态下的能量聚集吧。我跑起来。


“不过这样跑过去有点无聊啊。来,我只给你10秒,说不定友情能够唤醒奇迹呢?”

“10——9——8”

有泪水不自觉地闪起来,甩出眼眶。我继续跑着,

“7——6——啊呀?”

“呀————!!!!!”

铁刺穿透了我的大腿。全身发抖,跑起来的动作也一下止步。

“啊呀,抱歉抱歉,忘记说,我不是那么遵守规定的人呢。倒计时非要到‘0’,这样的设定我也觉得无聊了呢。”

一股黑色的情感似乎有了萌芽,但是迅速消失了。因为我的视线触及了一道门扉——

“GOAL。”

游戏迷宫的终点。终点,终点……

差点就跌倒了。我遏制住穿透的剧痛和自己的颤抖,站直,拖动身躯往前走。

还有五步。我动起来。

“哇——要到终点了呢!”屏幕里的她传来狂躁的笑声,“终于,要赢了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步,我有点忘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步。那笑声无法触及我的头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步。渐渐地,听不见了。

“哈哈哈哈……哈哈…………”

一步。我想那扇门后,大概是……

我握住把手,外面有光照到我的身上。

我看见他们的身影,带着鲜艳明朗的色调,如同南国小岛的阳光一般,一如既往让我不再害怕。罪木,小泉,终里,二大,索尼娅,边谷山,九头龙,田中,左右田,花村,欺诈师,西园寺,澪田,狛枝,还有那个人,那个人——

橙色的活泼的光,如同最初将自己从一个人的孤单里拯救出来的那个她一样。雪染老师带着最温柔的笑容伸出白皙而柔软的手,

“欢迎回来,七海同学。”


……我伸出手,几乎要触碰到她。


翻到了以前写的弹丸2代绝望篇同人??不过没有写下去wwww


【【【【【【【然后 我

我忘了自己第0章的“我”写的是谁、

搞大事的话估计是狛日七盾拖不了干系…

本想写个自己的绝望篇发展,结果动画来了那么一出泼了盆冷水就没写下去了


<0.上> ???


我——

处在一个上下、左右、前后,六周周皆黑的不明空间里。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终于……终于……”

毛骨悚然。不知从何而来的疯狂笑声,断断续续地在耳边呼喊。或许它一直笑着,只是音量,终于强到了我所能听见的地步。

 “这真是……太棒了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啊啊!”我害怕得尖叫了出来,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被环绕着猛然高涨的大笑,一个念头:“快逃!”

身体却全然僵硬。尖利起来的恐怖,带着我闻所未闻的黑暗。捂住耳朵,声音丝毫不见减弱,就好像那声音不在耳外一般。渐渐抽痛的神经,僵硬的大脑。

既然行动的努力无济于事,我努力稳住自己坐了起来,缓缓站起。我打颤地发问:“你……你是,谁?”

不对!要问的,或许是更重要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它”笑道:“那……”

 “它”用我如此熟悉的音色说着:

“‘你’又是谁?”

我又是谁?

…… “我”又是谁?

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注意起了自身的知觉。手一下触碰到脸颊,脸上竟早已满是眼泪,带着温热的温度,直到现在也在不断地涌出。从盈满眼眶,到滑过脸颊,再顺着骨骼的轮廓流下,从下巴滴落到衣襟上。“我”清除地知道那不是恐惧的眼泪——

痛苦。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即使删除记忆也无法抹去的伤痛,那是坚定立足的矛盾,钻心剜骨地扎根在存在的层级深处当中。这痛苦竟是成了我清楚唯一知晓的东西,我只得以救命稻草般地看待并抓住它,

……我。“我”。

“你心里一定在想,‘我是谁’才对吧?真是小傻瓜呢,连自己是谁都忘记、傻得超级无敌的无趣小傻瓜耶!至于你问我的问题,不应该是我向你请教吗?

“也罢,这些都不重要了嘛……因为终于要开始了呢……终于……可以……”

不要——!“我”身体最深处的存在尖叫了起来。

唇齿却不肯发声。

我就这么手无寸铁地暴露在整个世界之下。随着“它”的话语,漫无边际的黑暗如同跌落的世界层开始收缩,竟如某种物质般源源全数涌入我的体内:从每个毛孔,每寸密细的皮肤。黑暗的世界就这样穿过了动弹不得的身体深处。

“哈哈哈哈哈……”

“真是的,”呢喃般的声音,“一开始,不就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

新生的螺旋开始转动。

“来吧……来……”

我的世界在逆转回旋。“我”听见了某样东西破灭的足音。

“来……让我……解救你。”

那便是“我”的存在毁灭的一刻。即使是事后“我”回忆起这个空间和发生的事,依然无法明白“它”——不,“我”,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1有点长就随便贴了几段 不成文】

<1 >雪染千纱

穿过长长的走廊,本科生教学楼的装饰不算奢华,她却一直很喜欢。几年没有变过,天花板上墙上还是没有墙纸,但较她刚刚入学时候,新刷了一层米黄的漆色,更有温暖的感觉。土黄木质地板和柱子,走起来就能感觉到质地的优良。带上墙上偶尔出现的小幅油画装点,庄重又不失灵气。这么细细一看,大概有些像她会给自己房间装修的风格。

“看来这下子,没离开多久就又回来了呢。”

雪染本打算就这么进教室的。但她眼珠滴流一转,蹲下来,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在了地上。

她悄悄凑到门框侧面光滑的亮面,把它当成了镜子照了照。双手绕到脑后把本绑得漂漂亮亮的马尾拆开,发圈叼在嘴里,又一丝不苟地重新绑好。

看到自己的样子,她深吸一口气。

“嗯!不错!”

一拍双颊。

 “好,”对着“镜子”,她眉眼弯弯地灿烂一笑,“副班主任第一天的雪染千纱,要加油!”

她站正到门口,深吸一口——推开门。

“同学们早上好,我是大家的新副班主任,雪染千纱哦——咦?”







一个长发的少女战战兢兢地推开门,轻声说着。但显然是为了不迟到努力跑了好一段路,话语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听声音还没有觉察到,那竟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虽然头发像被胡乱剪过一样长短参差不齐,脸上又带着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情,依然无法掩饰清秀甚至于美艳的五官。再一觉察,若不是她担忧地动作不安地掩饰着自己的身体,略略丰满的身材也……

在向前倾倒。

“唔……哇啊啊!”






 “恰好是因为这个班的孩子才能都尤为卓越的原因,导致班级有些松散,老师们稍微有点头疼啊。”

希望之峰学院侦查员兼班级的班主任,黄英公一曾扣着帽子,一脸忧愁地这么和她说。

没想到竟真是如此。这的确是一个才华卓越的班级,见了面的孩子个个从气质上就可以看出不一般的样子来。结合起他们在社会上的造诣和影响力,可以说比起自己当年呆过的74期班还要卓越。然而:

“才能就是一切”

“才能之外的东西都不重要”

“没有才能,我什么都不是”

除了言语,他们的心底也在这么说着。

听着这样的话,雪染突然觉得心里某处很刺痛。我是为了调查才来到希望之峰的。可是——


“……”

雪染低下了头。








“啪、啪、啪——”

孤单的三下掌声,打断了大家的声音。

“74期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几乎全能的‘超高校级女仆’雪染千纱老师。有幸成为您的学生,我这种渣滓一般的人物还真是幸运啊。”

这样稍稍有些莫名奇妙的话,语调却是非常真诚而动听的。

“老师好,我叫做狛枝凪斗。”

雪染顺着声音看去,是方才默默坐在窗边角落,一直没有出声的少年。那是早有耳闻的例外招收‘超高校级幸运’狛枝凪斗。窗户的阳光恰好没有照到他的面孔。俊俏的脸庞,纤瘦的身体——相比之下,那发言和目光更让她在意。语言满是对他人的憧憬和尊敬、以及对自己有些过度的谦卑,这本应是一个非常乃至过度积极、友善和普通的人。然而那目光之背后,连雪染都无法捉摸。该说是“强烈”?“混乱”?“混沌”?

或者——

“老师的观点很有意思……只有‘才能’是不够的。就是说,‘才能’不是您全部的‘希望’吗?”

雪染顿了顿。

“对。

“人生不仅仅有才能哦,狛枝同学。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惊喜的事。意料之外的美好事物等着你。我想,相比起才能,那些东西才是‘希望’也说不定。”

少年淡淡露出微笑。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期待的……雪染老师,会绽放出怎样的‘希望’。”


<2> 狛枝凪斗

 “抱歉,刚刚超高校级才能的大家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我想我若是打扰大家的兴致就不好了呢。

【然后就被动画郁闷到没有写了233

一个脑洞段儿 木有cp

如果安迷修经常护艾比埃米姐弟这俩犊子(?)的话。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姐弟先死掉……然后安迷修发现自己的正义根本没法保护他俩。

“那个,安迷修……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经常保护我们,但给你添麻烦了,尤其是我姐姐…”

“再见啦笨蛋骑士。你可得好好活下去,带着我们两人的份。以及……

……那个,一直以来谢谢你啊!”

可能会刷刷凹凸 所以大概放下个人的cp向twt防误伤。打圈的是最喜欢的6个角色。
除了红线,基本都比较喜欢组合向cb的意义。
红深蓝浅蓝←主要刷这三种颜色 双安柠凯金凯 雷卡安帕任意cb组合

然后对于不太吃的cp也是很喜欢cb感的😂

不吃乙女
请多指教~

雷卡 cb向 凹凸大赛之后的妄想脑洞

既然在对精彩又折腾的剧情极为期待的同时又想看他们好好的,我就自己脑洞吧…比如




打完比赛,最后的胜利者是他雷狮。他没有离开也没有等待奖赏,而是离开一片荒芜连血渍都风化的赛场,以最后修炼出的能力和获得的资格,踏去高高在上的观众席,在远超乎之前一切——甚至是那场最后十名封锁战——的死斗中,侥幸地、艰难地…他最后一臂挥下,砍断创世神的头颅。
而后的他…再无力拿起沉重的物件。那把雷锤早在自相残杀之中损坏,雷狮此刻手上的不过是一把来自他人的长剑。他把剑刃随手扔在创世神尸体的旁边,不再多看一眼地,转身拾级而上。楼梯尽头的王座之后,他推开门,找到三千人里除他之外唯一没有消散的人…被禁锢在神座监牢之后的卡米尔。
他还活着…我就知道,他会活着。
对站在漆黑房间里的少年,像当初在宫廷里一般伸出手,露出有些疲倦但难得…或者在这场游戏里唯一一次的温和表情问:
“回去吧?”
卡米尔望着他,围巾挡住了他下颌的神情。不过随后,少年用手拉下了那个遮挡,雷狮看见他嘴唇的弧度是一抹微笑。
“大哥,我们回哪里啊?”
雷狮微微一怔。
而后,他紫色的眸里——换上了许久都没有再露出过的,狂野和无所拘束的王狮般的气息。
“我们回大海。”雷狮说。
“卡米尔,找到一艘船后,我们就启航。”
卡米尔海蓝色的眼眸弯了弯,黑色手套的手掌,搭上雷狮此刻已经没有什么遮挡的、满是血污的手。
雷狮一把握紧了他。
“遵命。”
“我随时愿意出发。”

“正义”和“悲悯”放在一起实在是太戳我…………………………有种,互相的关键词,使得彼此的格局完全不同了的感觉……

该怎么形容。比起爱情,更像是注定的人物:不同的道具却相似的使命里,殊途同归的感觉 。所以他俩哪怕没什么接触,陌路接近我都会觉得很尊。

从概念里找到实践的定义,“救赎”。那么你们最终的答案是…善 吗。

是没有半点腻味的cp…安迷修真正会想要单膝跪下宣言“骑士”的,不是城堡里的公主,而是能寄寓了“善”的女神——他的正义。
从骑士和圣女变成了圣斗士和雅典娜

是、是的呢( 我想起 圣女的结局很容易是 孤高且与正义渐渐无关的悲悯; 被误会被讨伐被推上刑场的陌路 ; 被束缚被禁锢只能凝视痛苦挣扎的苍生
安莉洁…安莉洁…